您好, 欢迎访问【大卫娱乐2_MG鸿运奖励是怎么领取】网站
人物展品_时代知识
主页 > 农村时评 >「战狼」还是「任何仁」:两种社会的想像 >

「战狼」还是「任何仁」:两种社会的想像

2020-04-24
浏览次数 598次

看倌不坊问问自己和身边人:你们喜欢「战狼」还是「任何仁」?

或许近来最令一众权贵烦恼的,是如何推销「填海人工岛」。既然香港楼价太高,多一两千公顷土地起楼不是人人也得益吗?再加上「民间特首」加持,怎不会赢得大众掌声和爱戴呢?结果看倌当然都知道是相反。难怪「富二代」才俊被一些蝼民生活小常识考起也变得老羞成怒了。或许这些权贵只能得出一个结论,就是这些都是刁民,低智而不识大体。

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为何「任何仁」会大受欢迎呢?凭那密不透风又莫可名状的颜色外型,歌词牵强却又十分洗脑,得出比「民间特首」更具宣传效果?要知道「任何仁」宣传急救的信息比甚幺人工岛更加切身,别人的生命安危更具个人责任,却没有遭到太大的非议。这并不是一句刁民或者愚蠢就能够解释开去的。

笔者认为,权贵和很多掌权者都一样喜欢指点别人怎样过生活才好。笔者称之为一种「战狼」式提供护荫的思维:国家民族的后盾决定这样才是好,那样就不好。劳心者统治劳力者,少数人管理多数人。今日香港的问题只是有几个刁民「搞搞震」而已,只要除之便能大治。

但问题真的这幺简单吗?

这「战狼」式社会治术就是政治哲学者里奥・斯特劳斯(Leo Strauss)谓马基维利 (Machiavelli) 式的政治思想。斯特劳斯称马基维利为社会科学的鼻祖。因为他主将科学地讨论社会政策,在社会大众都能得益的情况下恶的手段是容许的,真理和宗教都可以利用。简而言之就是一种族群层面的自私思维。这在他之前是不可想像的,直到今日仍在一些左翼或激进的门派大行其道。可是这种把道德界线抽象而麻木的做法,结果放大了腐败的速度和效果。因为在「战狼」式「伟、光、正」的旗号下,衍生出越来越多不能见光的问题,但却为了保护其完美型像而不停打击提出非议的人。撇除利益的问题,至少「战狼」却给予掌权者及其爪牙一个正当理由(即是社会利益)而继续一错再错。君不见近年那些的大型工程人工岛可以飘移、石头可以沖散,钢铁可以剪、月台可以擅自改,但这一切常人也觉有问题的事却仍有些人冲出来护航。从医生因颱风滞留外地而调侃一下「战狼」都要被约谈,控诉一下教会机构 #metoo 竟然被要求要受害人「好怜悯」加害者,就可见这风气的盛行。

至于「任何仁」,用斯特劳斯的说法,代表另一种以良好价值作为社会组成的政治思维。其基础,人权、自由和追求正义,并不是用社会科学计算出来,甚至激进一点说是带点非理性和道德,儘管这些原则都可以用理由阐释。这些基础以教育派生于人民,形成了公民社会。「任何仁」教人急救其实没有太多讨论为何要救一个你可能不认识的人,把别人生命成为自己的责任,理性上这不一定是最好的做法。「任何仁」诉诸的是恻隐之心,不救别人便死的道德责任。公民社会正是透过教育把社会的价值基础成为常人的道德判断,是离散而非集权。若社会有重大议决,必须以清晰的陈述而以公开的方法(如公投)作决定,并设立机制监察。当「战狼」的爪牙还在取笑别人选举花大钱,却不会告诉你当「战狼」出错的时候社会要付出的代价更大,甚至能倾国倾城。当「战狼」正当的枪误中你身,在「战狼」领导下你当然有冤无路诉(因为「战狼」不能错)。到时或许要流亡到有追求公义基础社会才能替你申冤。

后记:过去笔者花了不少篇幅论公民社会,不是因为公民能够成为其他意识形态(如民族主义)的平衡,而是因为它的基础与「战狼」社会不同。撇除掌权者,近年在不少极左或激进的门派中,也不缺「战狼」的声音。一个个救港城邦立国的「为你好」论述,一句句对反对者「港猪」、「卖港」、「皇天击杀」。其实有一天他们成为统治者,也会与今日的掌权者没有分别,两伙其实也只是一丘之貉吧。笔者并不是否认思想家和教导者在社会发挥的角色,只是从「任何仁」也可成为导师便知道「战狼」不是社会上唯一的教案。篇幅关係这问题只能另文讨论。毕竟,人们想听甚幺声音,与他们追求荫护还是愿意负上道德责任有关。